伦敦 伦敦00:00:00 纽约 纽约00:00:00 东京 东京00:00:00 北京 北京00:00:00

400-668-6666

刺槐属

刺槐属

会更让我觉得是我做错了

  “好简桦,带我去嘛,我也好久没见着余老师了。”趁着一月一次的长假,徐行死赖着简桦想去余秋浣的店里坐坐,可是简桦还记恨着徐行上午对她的捉弄,故意不肯答应。 “好嘛好嘛,你看我回去也很无聊,你拉着我做伴嘛,好不好好不好吗?”受不了徐行的软磨硬泡,简桦才答应了她。 放月假的下午比起以前,放学时间提前到了下午四点半。 简桦到的时候店里人正多,余秋浣在吧台忙着结账,没注意到她们两个。 徐行拉着简桦在靠门的位置坐下,细细打量着店里的装潢。 “哎!简桦,我发现余老师比以前富态了不少,果然,恋爱的味道在这里都能闻到。”简桦装作听不见,看吧台那边忙不过来,放徐行一个人在这儿,到余秋浣那儿帮忙。 徐行坐着无聊,从手袋里翻出手机,又翻到了上午收到的短信――你真的不打算见我吗?徐行,我要拿你怎么办啊? 徐行看着陌生的号码,心绪被拉得好远,远到两年前,第一次见着他的时候。 周晋彦,你不用拿我怎么办,是我先走的,觉得愧疚的人应该是我,你不要觉得抱歉。你这样,会更让我觉得是我做错了。 “你好,请问要点些什么?”旁边的服务员问她。 周晋彦,你看,我想你想得着了魔的时候,还能把别人的声音听成你的。 你的?不对! 徐行抬起头,一样的身高、一样的面容,还有一如两年前一样的惊慌失措。 “徐行!” 等简桦注意到徐行那边时,发现本来坐在座位上的人已经不见,而桌子面前,周晋彦背对着吧台这边。 “你干什么!周晋彦你放开我!”徐行骤起的声音不止是吸引了吧台这边简桦和余秋浣的目光,店里的客人也纷纷把目光投向了他们。 而简桦一脸发蒙,他们认识啊? 可她的思考比不上旁边余秋浣的动作,余秋浣疾步向徐行走去,想拉开还紧紧圈住徐行的人:“阿彦,你在干什么,快松开。” 而徐行像看见救命恩人一样,悬在半空的手向余秋浣挥舞着:“余老师快帮帮我,快拉开……快拉开这个疯子!” 余秋浣被一声“余老师”弄得莫名其妙,可是看着女生张牙舞爪的样子,一下子跟脑海里自己曾经教过的学生对上了。 “你是徐行啊?阿彦你先放开……好好说……” 周晋彦把她圈得愈发紧了,徐行有些透不过气,喘气声大了起来。 余秋浣的拉扯声和徐行的呼救声越来越大,简桦看着依然背对着她的周晋彦,搞什么啊? 她想着就往徐行的方向冲过去,一手抓着周晋彦的胳膊,一手抵着徐行的头想把两人分开。 “简桦,疼疼疼!你轻点儿!”徐行感受到简桦突然加重的力,她脑子里还能清醒地想着自己是不是快要死了。 如果真的死了,她绝对不会放过周晋彦和简桦的!一个快要把她箍死,一个快要把她疼死。真没想到她年纪轻轻的,就这么死了,还是死在她最在乎的两个人手里。 上辈子她一定是大奸大恶之人,而周晋彦和简桦就是来向她讨债的。

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9-09-08 04:59 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http://gamesgogogo.net/cihuaishu/292.html